融资贵是个伪命题吗?
行业资讯
0
0
收藏
融资贵是个伪命题吗?
2022-05-31 · 蓝莓企服

融资市场正在陷入一种怪圈,短期快速逐利的心态,让相当一部分人明知风险的存在,却仍然期望通过其他手段来掩盖风险承受超出能力范围的风险,信用风险溢价失衡,融资风险不断积压,一旦到达临界点将随时引爆系统性风险。——中壬银兴

在保险市场里,我们常常会发现,年龄越大保费也越高,这是为何?

理解这个现象的原因并不难,但其背后暗藏的“风险溢价”这个逻辑并不是人人都熟悉。

“风险溢价”如何理解?

“风险溢价”是一个金融概念,在不同的金融场景中都有不同的延伸。

在保险中,同样是承保相同的保额,随着年纪的增大,保险公司的理赔风险不断加大,保费也随之增加。而年纪每增大一岁,多出来的保费,就是“风险溢价”。

在债券投资中,投资级别的债券信用评级高,风险低,而投机级别的债券信用评级低,收益高,甚至被成为“垃圾债”,但仍然会有人选择“垃圾债”,只为追求高收益。

在基金中,有货币基金、债券基金和股票基金。货币基金风险最低,收益也最低,而股票基金风险最高,但同时收益也最高。对于选择股票基金的投资者来说,承担了较大的投资风险,因此对于收益的要求也就最高。这高出来的收益部分,就是“风险溢价”。

人的趋利性会导致大家本能地厌恶风险,而当承受较高投资风险的时候,就需要一定的风险补偿,这就是“风险溢价”的来源。

看到这里,想必大家对风险溢价已有所了解。但今天想说的是,当下人们对融资市场信用风险溢价这一概念的漠视,让风险溢价形同虚设,以致于信用风险溢价正在逐渐失衡。

图片风险溢价正在被“遗忘”

信用风险溢价是融资市场中的一种基本现象和基础规则。具体来讲,融资活动受借款人/企业的信用程度强弱影响,具有不同的溢价状况和水平,并直接决定其融资成本。

借款人/企业的信用程度强,则溢价水平低,表现的是融资成本相对低;信用程度弱,则溢价水平高,表现的是融资成本相对高。

而通常来讲,信用程度受“经营基本面(成长性)判断”和“债务担保状态”(信用保证与实物抵押)双重因素主导。

因此,传统企业融资过程中,金融机构对实物抵押十分青睐,对大型企业的经营实力更为看好,这也是困扰中小微企业一直以来融资难、融资贵的根本原因。

在解决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的过程中,当下数字化科技的创新为中小微企业找到了多种破局之道,但快速破局的同时市场泥沙俱下,破局之道良莠不齐。加之国家对中小微企业的大力扶持以及产业数字化升级的大背景下,中小微企业一度被混乱的市场捧在手心。日益增长的市场融资总成绩也让大家不断被灌输一种意识:中小微企业融资难时代即将成为过去。

中小微企业怎么就一下子“扭转乾坤”了呢?

此前,我们在《税贷风险山雨欲来:不断垒高的企业债务与坏账积压》一文中就提到过,税贷的便利性正在无形之中抬高企业负债,甚至是超过企业本身经营能力所承受的成本。而中小微企业付出的超负荷成本,被金融机构收取,也就是说金融机构承担了这些中小微企业的风险溢价。

按照前面的风险溢价概念来讲,金融机构通过更多的利息,来获得中小微企业融资的风险溢价本为正常。但一味的追求高收益而忽视过度的风险和投资只追求高收益并无两样。信用风险溢价的主要目的是“改善风险状态、实现信用增级”。而实际操作过程中,这一目的却出现了偏离和失真。让小微企业享受大企业能承受的经济压力早已失去了风险溢价的意义。

负债率、杠杆率过高,逾期率和坏账率日益增加,这些都在不同程度加重风险溢价的失衡。

相关资料显示,我国居民部门加杠杆近年来一直呈现加速上升态势,1993~2008年,由8.3%上升到17.9%,这15年间上升不足10%;而2008~2019,由17.9%上升到52.1%,11年间就上涨了34.2%。而在国家GDP总量不断增加,居民收入也在不断增加的背景下,居民的负债率却不降反升。与此同时,金融机构近年来面临破产的时有发生,而主要破产原因都与无法承受的不良贷款量相关。


在个人消费金融领域,各种信贷产品越来越多,普通人可借贷的信用额度远超个人负担边界值。随着超前消费的意识不断普及,与此同时银行信用卡不良率也在不断攀升,卡债危机一触即发。

让普通个人承受高净值人群所承受的信贷额度本身也是一种风险溢价失衡的表现。尤其是那些无处不在的投机者在宽松的信贷环境中暗自筹划,都在不同程度垒高信贷风险。

风险溢价的“天秤”如何平衡

所谓在其位,谋其职,尽其事,对于金融机构来说,享受风险溢价的前提仍然是风险可控。一但与信用风险溢价相关联业务主体的逾期率过高,坏账、不良资产达到无法化解和处置的地步,那么金融机构也只能以倒闭告终,进而引发更多的系统性风险。对于借贷人或企业来讲,借贷本不属于自己承受能力范围内的额度,支付过高的利息成本,最终也只会不断拖垮自己,更何谈长远发展。因此量力而行就显得很有必要,与经营实力相匹配的现金流额度是借贷最优选。

当双方以各自可持续发展为目标,忽略短期诱惑,做一个理性的投资者,风险溢价的“天秤”自然趋向平衡,且发挥出应有的价值。

毕竟如果信用风险溢价表现出更多失衡的状态和趋势,那么就会陷入“投入性破坏”,也就是资源配置越多而效率越低以及“前提性自损”的可怕局面。

由于风险溢价的存在,中小微企业融资贵就成了客观事实。然而忽略了风险溢价的范围,也就是“贵”的具体标准,那么融资贵的说法就似乎成了伪命题。

究竟多贵才算是正常的合理范围呢?

按照民间借贷利率上限下调规定出台前的划分标准,第一类是大型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贷款利率在5.1%-5.5%左右;第二类是地方性法人银行小微企业贷款利率,贷款利率在6.5%-7%左右;第三类是小贷公司等机构,贷款利率在24%左右;第四类是纯民间借贷利率,贷款利率大概在36%左右,甚至高利贷。

如果说24%左右的风险溢价在市场上是否合理还存在疑问,那么可以肯定,远超24%的纯民间借贷利率,比如高达36%,风险溢价显然已经失衡了。从风险溢价的角度看,也就不难理解为何官方会调整民间借贷利率上限。超过24%利率的风险补偿,如同前文说到的,风险早已超过了放贷机构所能承担范围,风险不言而喻。

正常金融机构想要维系自身长远发展,就不得不根据企业实力分级判定企业经营风险,制定风险溢价。尽管国家在不同程度出台相关政策为中小微企业助力,尤其是在民间借贷利率上线下调规定的出台,更是在正面缓解中小微企业融资贵问题。但可以肯定的是,在当下,中小微企业如若想要“逆天改命”,绝不是一味抱怨融资环境,更多的还是要主动出击,维护自身良好的信用资产,提升自己的综合实力,展示出企业未来潜在价值。

评论 0
请先 后发表评论

暂无数据

联系方式
咨询热线 0755-82557072
邮箱地址 cnskbb@cnzryx.com
公司地址 深圳市福田区上梅林卓悦汇二期A座1604
关注我们
蓝莓公众号
蓝莓公众号
蓝莓小程序
蓝莓小程序
深圳市中壬速客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19 Shenzhen ZhongRenSuKe Information Technology Co.,Ltd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2021065568号
新手指引
个人中心
帮助中心
联系客服
关注我们
回到顶部